万搏体育app-雨带北抬 明起长江中下游降雨“暂停”

  雨带北抬 明起长江中下游降雨“暂停”

  北方降雨增多;8月上旬沿海地区或迎台风;湖北恩施建始超百年一遇大洪水已消退

  副热带高压北抬,29日起长江中下游降雨按下“暂停”键,北方降雨将增多。

  此外,7月25日23时至26日13时,湖北恩施建始县普降暴雨,洪水超百年一遇,因灾死亡5人,失联1人。至26日23时,广润河城区段水位已大幅降至警戒水位以下。目前,抢险救灾工作正在有序开展,现已基本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

  新京报讯 中央气象台27日消息,随着副热带高压的北抬,29日起长江中下游降水基本结束,盘踞在南方多日的雨带开始向北移动。北方的天气形势将出现转折,随着“七下八上”主汛期的到来,雨水将明显增多。

  “七下八上”北方雨水将明显增多

  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陈涛介绍,7月27日,强降雨仍主要集中在长江中下游地区。29日,长江中下游地区降雨将明显减弱。北方的天气形势也将出现转折,随着“七下八上”主汛期的到来,雨水将明显增多。

  未来三天,华北、东北等地还是以小到中雨或雷阵雨天气为主,河北中部局地有大雨或暴雨。内蒙古中东部、山西、河北中部等地局地伴有短时强降水、雷暴大风或冰雹等强对流天气。

  预计8月2日之前,北方多阵雨或雷阵雨天气,整体不强。初步预计8月4日前后,西北地区东部、华北地区等地可能有一次较强降雨过程。

  江南、华南继续高温

  气温方面,前期在副高掌控下气温居高不下的江南、华南等地,未来几天高温仍将持续,四川盆地也将加入高温阵容。

  未来三天,华南、江南南部、内蒙古西部、四川盆地及新疆南疆和吐鲁番盆地等地有35℃以上高温天气。

  其中,湖南南部、江西南部、广东北部和南部、海南岛中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最高气温37~39℃,局地可达40℃。

  此外,随着副高北抬,高温也将向北扩充地盘,没了雨水的“降温”效应,长江中下游地区气温将迅速反弹。预计29日后,将切换为高温少雨天气,闷热的高温季即将开启。

  陈涛说,副高北抬还有一个重要的影响那就是台风,预计8月上旬,西北太平洋将有热带风暴生成,并可能在我国沿海登陆。

  专家提醒,雨带即将北抬,但28日长江中下游地区仍有较强降雨,公众需注意防范强降雨可能引发的山洪、地质灾害和中小河流洪水,密切关注当地天气预报预警信息,避免前往灾害易发区域。

  华北、东北等地多阵雨或雷阵雨,公众需带好雨具并防范强对流天气可能对交通出行带来的不利影响。

7月26日,建始县公路段一居民楼内被淹水位逾2米。新京报记者 向凯 摄

  ■ 焦点

  恩施建始洪水消退 城市积水全部排除

  7月25日23时至26日13时,湖北恩施建始县普降暴雨,局部大暴雨。7月26日晚,建始县防汛抗旱指挥部召开新闻通气会称,城市积水已全部排除。

  日降水量257.1mm超此前最高值近40mm

  建始县通报称,此次降雨来势猛、强度大,突破历史极值。26日,位于建始县城区的国家基本气象站日降水量257.1mm,超过自1959年有档案资料以来极值(2016年7月19日,日最大降水量218.7mm)。洪水来势迅猛,超百年一遇。自26日凌晨3时起至7时,城区广润河水位陡涨5.86米,超警戒水位3.70米,相应最大洪峰流量1190立方米/秒,为超百年一遇洪水。

  降雨开始后,当地连续发布黄色、橙色、红色预警,启动防汛Ⅰ级应急响应,村(社区)干部及到村(社区)参加抗洪抢险的干部,采用敲门、喊话、电话、微信、QQ等方式,先后组织城区及长梁、茅田、龙坪62000余名群众进行安全转移和紧急避险。

  截至26日18时,此次灾害过程共造成业州、长梁、茅田、龙坪等乡镇16万余人受灾;因灾死亡5人,失联1人。

  为减轻广润河城区河段防洪压力,26日凌晨3时起,建始县防汛抗旱指挥部对城区上游的闸木水水库和下游小溪口水库进行了联合调度。

  至26日23时,广润河城区河段水位已大幅下降,低于警戒水位0.84米。通过联合调度,城区的防洪压力得到缓解。

7月26日建始县广润河发生洪水,不少车辆被淹。新京报记者 向凯 摄

  居民楼最高洪水位逾2米

  7月26日记者探访发现,此次建始城区受灾严重的主要是南山新村、玉皇阁、公路段等地势低洼处,部分居民楼一楼被水淹没。

  一位当地居民介绍,广润河边原有一处公共停车场,附近居民至少几十台车停在这里,洪水将河边的一处围栏冲毁约20米,“车子就是从这个缺口处被冲进河中。”

  新京报记者看到,在停车场附近,还有几十台汽车没被冲进河里。有的翻转过来,有的车窗玻璃破碎,还有的被其他车辆压在下面,一辆白色越野车后车厢卡在了河边的围栏中间。

  在广润河边,一棵树倒在公路上,横在几辆车中间,有工作人员拉起了警戒线,禁止车辆通行。

  广润河中央的船儿岛是建始县地标性建筑,一度被水淹没。一名在船儿岛南桥附近值守的交警告诉新京报记者,26日早上7时左右,水开始猛涨,“最后船儿岛只看得见岛上的树,其他都在水下了。”随着降雨减小,水位下降,到了26日下午5时许,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河水已经退下船儿岛。

  广润河边的南山新村此次受灾严重。这里地势较低,河水上涨后,从船儿岛南桥涌出倒灌进入南山新村街道,几十户居民一楼被洪水淹没。

  一名南山新村居民介绍,“四点左右开始下雨,六七点钟街上就开始涨水了,十点钟左右水位达到最高。”在南桥附近值守的交警表示,洪水最高位时完全淹没了南桥,目前南桥也出现部分损毁,禁止车辆通行。

  另一个受灾严重的地区公路段同样经历了附近小河河水倒灌。住在公路段附近的一名居民告诉新京报记者,早上六七点钟她醒来时,“发现涨水了,刚到膝盖,再过几分钟,门打不开了,一会儿一楼就全部被淹。”

  这位村民表示,上午涨水时,不少一楼居民趴在窗台求救,最后被消防官兵救走。26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在受灾的居民楼内看到,洪水的痕迹达到2米多高。

  目前城区洪水已消退,抢险救灾工作仍在进行。

  新京报记者 向凯 邓琦

【编辑:于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